《創辦人的話》2020-11月


我們被電傷的地球多災多難,我們能做麼?
雷久南

這些年來我在尋找不同防電磁波的方法,尤其三年前科州有5G計劃,所有電線改為沒有絕緣體的光禿電線,環境中的無線電波,雜波比以前更強,我也要尋找更好的保護方法。但這是非常有限的,因為地球大氣層的人造衛星不斷的增加,所傳遞的無線電波頻率愈來愈強,愈來愈高,也愈來愈複雜,因此殺傷力也超極強,所傷的生命從微生物群,到昆蟲,天上飛的,水裡游的,地上的生命都無可逃避,全球性疫情僅是冰山一角。植物也受傷。專家們早就知道在電磁波無線電波環境生長的長青樹松烯(Terpene)含量較高,也更容易燃燒,就像在樹上澆淋汽油,美國加州,西岸和其他地方的火災是難以想像的,至於當今全球流感也直接與地球的電環境大改變有關。Arthur Firstenberg在他的書Invisible Rainbow, A History of Electricity and Life很詳細的說明所謂的流感是急性電傷的反應,在地球近一百多年已有六次以上全球性流感,每一次都與環境中電的改變相關,一八八九年交流電問世,那一年一八八九的流感發生,一九一八年無線電波問世,那年「西班牙」流感發生,一九五七年雷達時代開始,那年「亞洲」流感發生,一九六八年人造衛星時代開始,那年「香港」流感發生。另外較近期有無線電波時代引起的流感和HAARP引起的流感。

這些流感的一個特色是年輕力壯的人一樣受傷,孕婦和年輕20-40歲之間受傷最嚴重。人造衛星改變地球大氣層的磁場,對地球上生命的影響極大。過去很大的錯知是認為環境中的電不會干擾生命,只要在「安全」範圍之內。Ross Adey醫生是研究電磁波對生物組織影響的始祖和大氣層專家Neil Cherry明確的指出無線電波的安全限度是「零」。

在這個人造衛星不斷增多的時代,大眾教育是迫切的。國際EMF組織IFMFA有一百零八個會員組織,和來自四十個國家的科學家們提出問題的嚴重性和迫切性。

配合IFMAF的更新的組織是Global Union Against Radiation Deployment from Space(GUARD),宗旨是阻擋計劃中大大增加來自衛星,遙控飛機和氣球的幅射。寫書的作者讀醫學院時被電傷,造成他對電極度敏感,也因此深入的研究和教育大眾,電所造成的對所有生命的危險。他親身被手機無線系統傷害的經驗也做了詳細的記載。

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十四日手機無線波系統來到紐約。那天他剛好出城參加一個會議,十六日回家立刻頭昏想吐,和控制不住的發抖。他也生平第一次有氣喘反應,他眼球感覺要脹出來、喉嚨腫、嘴唇乾腫、胸口痛和腳底痛,他虛弱到連一本書都拿不起來,不能睡也不能吃。夜間聲帶抽筋,不能吸氣也不能呼氣。早上他拿著睡袋坐上火車出城了,一出城他立刻沒事了。他後來才知十一月十四日第一個手機公司開始運作,設了六百個基地台和幾千個設在屋頂上的發射台。

他和幾個朋友互相交流他們的症狀,他們想知道有多少人有相似的反應,他們在報上登了一個廣告:「如果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十五日後有經歷以下的:眼睛痛、失眠,嘴唇乾、喉嚨腫、胸有壓迫感或痛、頭痛、頭昏、想吐、發抖、其他疼痛、持續感冒症狀,你也許是城市中新設的微波系統的受害者,我們需要知道。」他們得到成百的回應,有男有女、各種種族、各個行業、老師、醫生、護士、律師及電腦操作者。這些人士都在十一月中旬到感恩節十一月底時期出現病症。有些人醒來心臟快速跳動,擔心是心臟病,中風和精神崩潰。

作者相信十一月間死亡率會上升,他將每星期死亡率作了一個比較,果然上升了百分之三十以上。之後當其他大城新裝手機發射台,死亡率都增加,對於死者和死者親友、家人,這損失是無可彌補的。

這二十四年來無線電波只有加強,殺傷力也大大增加,今年國際性疫情傷害之大是史無前例的,環境中的災難,森林大火,風災、水災也是史無前例的,這直接或間接與環境中電有關。近年來乾旱,很多樹枯死,受電傷的樹容易有蟲害,在山上很多松樹是甲虫殺死的,這些都增加火燃燒的危險。大氣層中電不平衡引起許多「乾」的閃電,引起森林大火。

還有一個可能性是管理風、管理水、管理火的神被傷,不能執行他們任務。

多年前一位來自西藏的高僧去南半球弘法時去了南極,他告訴身邊的人說:「火神、風神及水神都來向他訴苦。」人類污染地球造成祂們殘障,因而不能控制支配火、水、風。近年來地球上的水災、火災及風災都是超級巨大,污染所造成的氣溫上升的事實是不能否認的。

我們每一個人都要盡個人的力量改變生活方式,緩解災難。吃有機自然耕種的蔬果對減少溫室效應有明確的幫助。盡量減少動物性海鮮類的食物,對自己、對環境都有很大的改善。同時不和其他生命結怨,增加地球上祥和之氣。地球上祥和之氣是防止戰爭最關鍵的,當世界太平時,軍事設施也沒有必要。

5G的推動力量之一是軍事上的需求,祥和之氣也會創造祥和的政府,政府沒有必要監督國民。5G與監督系統的需求也有關。

我們也可用北極圈和慈悲真言Om Mani Padme Hum保護風神、水神、火神及土地神,讓祂們能完成他們的工作。我分開寫進有六字真言的北極圈地球上的風神,地球上的水神,地球上的火神 地球上的土地神。每一個地方有當地的神,再寫進自己居住的城鎮鄉的火神、土地神、水神及風神。

春天我們這兒的風極大,幾乎每天如此。果樹上的花被吹掉很多,我突然記起高僧在南極的事,我將我們當地的風神、水神、火神及土地神寫進北極圈加六字真言。妙的是之後,不再有持續性的大風,偶而有外地來的氣候會帶來大風,但一般是柔風。如果我提早有這個發現,我們也許有桃子吃。

除了將有火災地方的火神寫進北極圈加Om Mani Padme Hum,我也誦金光明經、藥師真言、觀音長咒短咒、地藏王菩薩真言。同時觀想菩薩在空中灑水滅火。梭巴仁波切曾指示觀想水像尼加拉瀑布一樣多的水降下滅火。

現在美國西岸和科州的火大多是閃電引起的,在金光明最勝王經第十四品如意寶珠品,佛告阿難陀東西南北四個方向有四光明電王,如果知道祂們的名字和方位,可以防電的傷害和災情:「東方有光明電王名阿揭多,南方有光明電王設羝嚕,西方有光明電王名主多光,北方有光明電王名蘇多末尼。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得聞如是電王名字及知方處者,此人即便遠離一切怖畏之事及諸災橫悉皆消殄。若於住處書此四方電王名字者於所住處無雷電怖亦無災厄及諸障惱非時枉死悉皆遠離。」

金光明最勝王經中提到只要有經在的地方,有人誦經,講經,傳佈經的地方,大梵天,四大天王和善神得到滋養,祂們的氣力充實,增益威光精進勇猛神通百倍,即能擁護那地方,反之「諸大善神悉皆捨去。既捨離已,其國當有種種災禍喪失國位,一切人眾皆無善心,唯有繫縛殺害瞋諍互相讒諂枉及無辜、疾疫流行……」

一位住北加州火災區的西方女士當附近有火災時,她即誦金光明最勝王經,在她鄰近的幾個區的居民都被令撤離,唯她住處區的居民沒有被撤離。面臨災難,個人環境社會困境時,解救的方法,也許來自更高層面的,這不是我們五官所能感受到的,但這些更高靈性是存在的。

我們現在面臨的環境災難,一千年前印度聖者蓮花生大師早就預言到了,他也提供了解救的方案。

第一是多種樹,植物會吸收空氣中的碳,緩解溫室效應。自然農耕有機農耕改善土壤能留住碳。

第二個解救方案是在地球穴位上埋地藏寶瓶,地藏寶瓶的做法是蓮花生大師一千年前留下的方法。內有各種穀類、豆類和幾種真言,再由有傳承的師父修法。

十多年前我就從舊金山的一位修行者那兒請了兩個寶瓶,後來我再想請的時候他已不提供。有次有訪客來,我提到想找地藏寶瓶,沒想到訪客認識做寶瓶的師父,她們送來了不少個。我在Crestone山谷埋了幾個,也送出去一些,最後保留了一瓶。那次我去加州和琉璃光朋友們相聚,那天北加州有火災,可看到煙。我想送每人地藏寶瓶,但手上只有一個,我靈機一動將地藏寶瓶的加持和能量傳遞到石膏(砂石水晶都可)再分送每人一袋,我將地藏寶瓶放在二十多磅的石膏上,然後祈請:「祈請十方諸佛菩薩地藏王菩薩,請將地藏寶瓶的能量加持完整傳遞到石膏(或砂、石)」我祈請三次。然後我測需要放多久。一袋二十磅的石膏需二小時,時間更多更好。然後我示範測地球穴位方法。一手拿著探測錘放在靠近地面的地方,慢慢移動,當探錘放在穴位上的時候是大幅度的順時鐘轉,挖一個三到六英吋的洞,埋進50到100cc(1/4杯到半杯)的石膏或砂石。有些地方電磁波很強需半杯以上,要挖的深一點至少六英吋。

從幾年前我就在房子四周埋提升過的石膏。現在都用砂,因為材料容買到,價錢也很便宜,效果也好。因為電磁波微波的傷害,松樹死了好幾棵,菜園也一部份長不好,我在菜園的旁邊和葉子開始要變黃的松樹旁埋提升過的砂石,也用地藏寶瓶提升火山岩石粉到處灑,因為乾旱,樹的抵抗力較差,但至少在這半年來不再有松樹枯死。

我最近在砂、石、石膏上又加了鈣化白土奶。(一般白土奶是氯化白土奶)這是在Wyoming州原住民用來康復病痛的,他門稱它為「能康復的泥土」。不僅人會利用,野生動物也會去找這種土。有一位白人意外跌進泥裏,他沒有馬上洗手,回家後發現他裂開的手都復原,當時當地有燙傷,和腿壞死的病例,塗了像冰淇淋一樣濕度的泥露,結果在短時間都好了。而且沒有疤痕。

後來協助挖泥的礦工開始提供給大眾,他接到許多不可思議的回應。

這位礦工的外甥女從幫忙外祖父母開始,現在獨自承擔這個任務,一共做了四十年了。她一個人挖泥,乾燥,接電話和寄貨。當地人口稀少,很難找到適當的工人。訂貨的人需有耐心,她遲早會寄出去。這白土奶能量很高,擋電磁波微波的效果很好,也能傳遞到砂、石膏、岩石粉、晶礦石、海洋礦物質等,因此我除了用地藏寶瓶提升,又加了這白土奶,瓶放在沙上,我用提升過的砂鋪在溫室地上,植物明顯的長的很好。我也拌進提升過的火山岩和石膏。我也將提升過的十磅以上的砂放在石頭上傳遞能量。房子旁有一堆石頭,我就放了一袋砂過夜提升, 第一天晚上我忘了外面還放了砂、只是納悶為什麼頭腦特別清醒,沒有任何疲倦感。後來才想起這堆石頭都被提升了。我也將提升過的砂放一罐(至少二杯以上)在電錶旁,也放在電腦,路由,電話線上。還將地址,人名照片放在一瓶砂下或貼在瓶上。

大家有了提升過的晶礦石,海洋礦物質,可再傳遞到砂,石頭或鹽等等,看東西大小,幾小時到24小時。

我希望這些可以協助農人,每家的菜園,樹木,挽救植物,動物和人。

補充:
空中寫Om Mani Padme Hum阻擋無線電波傷害,空中因為人造衛星的數量大增,每次測時都是逆時鐘轉。春末夏初天空時有雲密布,但雨降不下來,我猜想是無線電波破壞水分子的結構,因而沒有雨,我開始對雲寫Om Mani Padme Hum,也請家人協助多寫。結果雨降下來了,而且空間能量有增加。這幾個月我沒有繼續做,也有一個多月沒有下雨。平均每幾星期新的人造衛星被送上去,因此在空中寫Om Mani Padme Hum也必需經常做,我認為乾旱與空間水分子被破壞有關。冬天下的雪,已沒有雪花的結構,只是一粒粒的白粒。說明水分子的結構被破壞。

我也把地球的空間,某地方上的空間寫進有Om Mani Padme Hum的北極圈。這也會保護空間。